蓝鲨网 首页 · 经济

中科系“消失”的500亿:申报债权仅两百余亿找到对应账本

蓝鲨网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21 10:44:30  阅读:

独家调查

为何申报了700亿的债权,有近500亿元没有相应台账确认呢?这也是会议中争议最大的一点。

风险暴露两年之后,“中科系”资产负债状况部分浮出水面。

4月16日,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预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视频会议中公开了中科系的资产负债情况。

截至3月下旬,中科系共收到740份债权申报,涉及债权人人数2035名,申报总额699.23亿元人民币。而这700亿元的申报额中,近500亿元还未能找到中科建设相应的台账对应。

根据中科系的重整思路,采用“上层债权协商+下层资产盘活”的双线推进模式。这一方面是由于中科建设是集中的负债主体,且中科建设系企业集团间各个主体负债问题相互交织、关联,使得中科建设系企业集团中单一主体的负债问题很难脱离集团负债解决方案单独化解。另一方面,中科建设系企业集团的核心资产及具有重整潜力的项目主要下沉在各地重点子公司。因此,对底层资产及重点子公司进行盘活才能真正意义上起到打通资金流、恢复偿债能力的目的。

对于重点项目,管理人准备引入投资人,争取实现突破,尽早形成债务清偿方案。

有债权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认可重整思路,但是否顺利施行,缺乏信心。多数负债牵涉到分、子公司,至今未能整体审计,并且将来推进的难度很大。此外,债权人还对子公司资产是否在悄悄腾挪和流失而“忧心如焚”。

七成债权还没找到台账

中科建设系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金1.1亿元,成立于1991年8月,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代表为顾玮国。2012年之前,中科建设只做建筑施工承包,没有涉足其他领域,基本没有融资贷款,盈利微薄。但在2012年到2016年的4年间,公司经营方向改为城市配套服务、文旅、贸易、能源等多个产业。

多元化展业之后,当国家对房地产行业严格调控、PPP项目急刹车、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2018年5月开始,中科建设出现兑付危机。

一年前,21世纪经济报道曾独家报道,截至2018年12月,该公司总负债高达560亿元,涉及债权人178家,而该公司全部账户陆续被查封冻结,债务危机无力化解之时又陷入生产停顿。2019年1月24日,在银保监部门的牵头之下,178家“中科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债委会,选举徽商银行和中旅焦作银行为主席单位,华夏银行、农业银行、稠州银行、吉林信托、东亚银行为副主席单位,共同协商化解“中科系”债务危机。当时,中科建设总经理顾玮国在债委会上称,“中科系”对金融机构负债426亿元。

根据方达律师事务所的报告,中科建设注册资本低,外部融资依赖度高(是其注册资本的上百倍),对外投资收益低,子公司担保额度过高是其败局的重要原因。

材料显示,2019年11月21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预重整一案,由方达律师事务所担任预重整期间的管理人。

从今年1月2日到3月26日,管理人一共收到740份债权申报,涉及债权人2035名,涉及总金额699.23亿元。光是债权申报资料就有4.6万页。

为何申报了700亿的债权,有近500亿元没有相应台账确认呢?这也是会议中争议最大的一点。

已确认的债权方

从债权申报表中可以看到,目前在主持中科系兑付全局的法人代表顾玮国还被拖欠了9.8万元尚未兑付。

在中科建设账面或者其他文件中,已经发现记录的债权中(共计206亿元),申报金额最高的是上海同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4.16亿元)、中庚地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1.78亿元)。金融机构中,恒丰银行债权高达17.11亿元,上海国泰君安证券资管有限公司有15.91亿元,其他较高的是山东省国际信托(10.93亿元)、中铁信托(10.64亿元)、江苏省国际信托(8.70亿元)、上海国际信托(7.81亿元)、吉林信托(6.14亿元)、钜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6.04亿元)。

但是,这只是目前被梳理的确认的债权关系,更多金融机构的债权流落在分、子公司之间,且目前没有办法对账。比如,在未确认的债权中,出现了这些金融机构:信达金融租赁申报了26.51亿元债权,渤海国际信托申报了26.21亿元债权,浙江稠州银行申报了17.14亿元债权,华夏银行大连泡崖大街支行13.02亿元,五矿国际信托11.11亿元,广东粤财信托10.20亿元,陕西国际信托9.09亿元,徽商银行9.00亿元,中粮信托6.72亿元等等。恒丰银行还有另外一笔1.36亿元的债权未能确认。

“子公司债权至今尚未确认也就罢了,但是债权人中混杂了很多中科系子公司,让人难辨真假。”一位债权人表示。

的确,除了上文所述同丰地产是中科系子公司之外,在债权人名单中还有不少“中科”字头的公司,关联公司上海贵灵实业集团与其实控人张友金也申报了共计46亿元的债权。

重要子公司难穿透?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次的资产统计只截止到总公司本级及部分分公司,而负债当中应该很多是子公司负债,总公司担保,所以各家债权人在申报时也统计进来了。

根据管理人掌握的信息,中科建设旗下有各级控股、参股公司448家,呈现以中科建设为“伞间”的伞形结构。其中,未注销分公司40家,各级子公司405家,中科系的另一个运营主体“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穿透后为中科院行管局100%控股)下设42家子公司。

在会议材料中,管理人指出:中科建设作为中科建设集团最上层的控股公司,承担了集团绝大部分的负债和担保责任,而核心资产则主要沉淀在旗下各个重点子公司。由于内外部多种原因,中科建设对部分分、子公司暂不具有实际控制力,甚至不掌握个别分、子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

根据律所调查,中科建设主要资产为应收款及长期股权投资,两类资产账面金额共计278.64亿元,占中科建设账面总资产的92.94%。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中科建设货币财产仅为3572万元,且银行账户绝大部分被法院冻结。

管理人称,目前对两类资产进行关注,针对应收款,在盘查基础上启动对账及催收流程,针对存在进一步价值挖掘潜力的长期股权资产进行初步排查,并形成了重要子公司清单。

催收清单涉及90家催收对象,共计121.51亿元。其中56家是中科系内部下属企业,总催收额为65.52亿元,其他34家是中科建设外部企业,总催收额55.99亿元。

根据初步调查,中科建设持有不动产账面价值8789万元,另外还有名下18辆车,相较于700亿元的申报债务而言,杯水车薪。

不过,中科建设核心资产中有很大一部分在重点子公司中,包括同丰地产、上海意邦置业有限公司、鑫控集团有限公司等。18家重点子公司注册资本44.38亿元。

丧失控制权亦是盘活资产以偿债的主要痛点。上述债权人表示,鑫控集团目前与中科系股东间正在打官司,其控股关系存在争议,且一方认为有腾挪资产迹象。对此,2019年11月14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确认中科建设具备鑫控集团股东身份,但官司还在继续上诉中。而工商登记显示,去年5月,鑫控集团已经将其最为重要的子公司——苏州鑫联嘉置业有限公司腾挪到西藏森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鑫控集团的住宅项目,全部在鑫联嘉置业名下。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