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鲨网 首页 · 文化

东京梦华录

蓝鲨网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1-11 01:16:37  阅读:

东京梦华录

迎面而来的古城,叫榕城。因缘际会的艳遇,慢慢品来,竟想起《东京梦华录》。

看此处,生民百万,走路悠悠慢慢,是熟悉的那种故乡的味道,热闹而古意盎然。人们生于市井活于生活,一张张笑脸,干净得是一块未曾雕琢的璞;各式牌坊各种街道房舍虽然重修,两侧条条巷弄中,院落依然还是风格如昨;随处可见的箸碗盘盏,传统民间的潮州工夫茶艺,不用一一道来,这早就是他们讲究的平凡而又充实的人生;闻着淡淡的腥味,吹着潮湿的风,知道临海不远;有桥有小小的城墙有柳扶风,没有船帆却知道有些故事在南来北往。这些生活百态,给人的颜色,水墨淋漓。

国之最盛,或者说是汉人之最威,在汉唐。日本从更早的朝代起,就开始学习汉文化,以盛唐为最。他们把贵族子弟使来唐学习,过一段时月回国,果见国民产值上去了,文化礼仪素养上去了,认为精华学到了手,能站直腰了。就觉得这学生与弟子的帽子,有些不太光鲜,便瞅准了一个时机,弄个东亚病夫支那人的幌子,开始欺师灭祖。

东京梦华录

到揭阳,很无意间注意到了一个人,在我的习惯性思维里他是中国的第一位,也是唯一那么值得我对当代人感到由衷敬爱的人:周恩来,他的办公地点与起居室。其实潮汕的许多地区都保留有总理的足迹。能够那么贴近地看一张周公的相片,只有由衷的赞叹,造物之神奇,总理由内而外都是光芒。他说,“崖山这个地方的历史古迹是有意义的,宋朝虽然灭亡了,但当时许多人继续坚持抗元斗争,保持了民族气节。”

是的。气节!

崖山之战的战役部署失当,或者是大气候大环境,这部历史,朝局还是要更迭,车轮依然滚滚直行。但这一次战役,他们在绝境中所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节和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不能不让人叹服。南宋虽然覆没,但输得是这样悲壮,这样节烈之气,勇士们面对外族入侵和压迫,拼死抵抗,为争取民族生存、自尊、自卫而英勇献身。这种义无反顾、闪耀着爱国主义的“崖山精神”,即中华民族的精神。

崖山之战,十万军民投海。没有死的呢?没有死的只有老弱病残的妇孺。国亡了,曾经高度发达的经济、文化、科技、科举与世族相结合的官僚制度、开始受限的皇权、先进的政治制度等等等等,都中断了。那些血性、骨气、胆量的人们,那么好的传统与文明,式微了。为了保存这微弱的血脉,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中国文明,蹲在地上抱住了脚痛得说不出话来。战后的人们,再也不能经受各种内战各种社会原因种下的果,开始了成群忍辱负重地繁衍生息,繁衍生息。他们与当地民族同化。他们的文明、强大与光荣,也四散开来,留下了根根须须。这些根须,包括广东地区,福建地区,海南、港澳台,还集中在东亚,以为东亚为主的发散地,世界各地。这就是在我们常用口语说及的,整个闽南语系的人。不是绝对,但不要嗤之以鼻。这是他们水墨难抒的历史。

在浓墨重彩的南方,以经济繁荣昌盛和手工轻工制品为最好。因为,南方人普遍重于商与文。商方面,在潮汕,在港澳台,特别是称黄金的时候,他们依然是16两。古人把北斗七星、南斗六星以及福、禄、寿三星,共16颗星比作16两,商人卖东西,要讲究商德,不能缺斤短两;如果耍手腕,克扣一两就减福,克扣二两就损禄,克扣三两就折寿。于是,他们遵循商人诚信为本的原则,潮汕系的人们,商务干活的脚步几乎要去垄断地球上的任一民族。所以,中国的犹太人就是他们。李嘉诚就是此中一员。

东京梦华录

再看潮汕,四季不明,自有一年里不同的花花草草招惹着归国还乡的宾朋;眼见各式糕点有名可查的精品小吃,哪一种都想吃一吃,却发觉数以千计的风味独特的口感,要想尝试下来,肚子的容量远远不够。如果吃撑了或是水土不服,可以顺着什么街什么道,去找那里有山什么家水什么家,会有人解决你的病痛。那还有各地四时的水果,到处可见的杂嚼,新奇异味的舶来品,……花光满路,箫鼓喧空,是异乡,是原乡,繁华得不真实。

当地的各式文化馆与站里,还可以去任性一把。不敢接招没关系,你带上眼带上耳就行了。这里是书画之乡啊。在冬日,所有的言语变得陈旧,纸上都喜这水墨,就地弄个扬琴本地椰胡,拉拉唱唱一瓣瓣桃花似的明媚,都有梅朵的骨骼。这些从远古就被分崩离析到天尽头的人们,各种传统的拜祭活动,各式传统活动的表演,坚守住古老的宅院、宗庙祠堂,把一个宗亲一个氏族凝聚团结在一起。

困在这潮汕的清明上河图里,总有一处是让你感觉经历过的,总有一个经历是你可以共鸣的,所以,总有一些地方,有着似曾相识的味与道。这就是啦,想与一人约,想流连于一座城,想诉一诉那流年,来吧,随处水墨。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